公告

  2017年高端艺术品春季投资会即将盛大开幕,倾力打造高端大型艺术品投资会,欢迎海内外贵宾积极参与。详情请在线咨询,或拨打投资专线182-2131-1694。

群芳争艳的明代书法


明代书画的演变和特点

 明代是中国书画艺术史上的一个重要阶段。这一时期的绘画与书法,是在沿着宋元传统的基础上继续演变发展。特别是随着社会经济的逐渐稳定、文化艺术的发达,出现了一些以地区为中心的名家与流派。总的趋势初期元四家的影响犹存,前期以仿宋院体',为主;中期以后,以吴门各家为代表,回到继承元代水墨画法的文人画派,占据画坛主流。 流派纷繁,各成体系,山水、人物、花鸟各种画科,全面发展,题材广泛,而以山水、花鸟画成就显著,表现手法有所创新。

明代早期的书画作品

  善于写生而师法马、反传统的面家王展;以面华山因著名,成为这一时期具布独特创造才能、独树一帜的重主画家明代宫廷绘画的历史,初期阶段从洪武、永乐已开其端。宣德、成化、弘治几朝,是宫廷绘画兴盛时期,到嘉靖、万历以后,明王朝政治腐败,画院派随之衰微。画法传统,如赵原、卓迪、周位、玉仲玉等,宫廷画家不断增多,著名的画家有谢环、商喜、倪端、李在、石锐、周文靖等,他们的绘画,技艺全面,师法南宋院体,各有特点。成化、弘治之际,宫廷画家主要有以画花鸟著称于时的林良、吕纪;山水、人物画以吴伟、王诲,成就最为突出;正德时、朱端的人物、山水、竹石画,也具有相当水平。

  这一时期院画"的风格,主要来源于两宋院体"。在花鸟画方面,继承了黄荃父子工笔重彩的画风;山水画方面,有的宗法郭熙,而大多数人物山水画,则完全效仿南宋李唐、刘松年、马远、夏圭,他们师法古人,而能有自己的面貌,形成了明代院体"的特有风格6主要特点是形象精确,法度严谨,色彩艳丽。从他们的作品中,无论是人物、山水、花鸟各种画科,其画法风格,或多或少,都可以找到两宋惋体"的余风,特别是临仿马、夏结构简括的边角之景,最能得其神髓。如王诲的山水画,被明代皇帝称为当代的马远。李在兼学马远与郭熙,也极近似。但是,尽管从结构大意或总的画法上,取法古人,其中时代气息的不同之处,却是非常明显的。明画与宋画的区别所在,主要是宋代院体画"下笔凝重稳健,比较工整谨严,风格朴厚,而明代院体画",早期画风还比较严谨细密,多用水墨稍带写意,下笔轻快。成化以后,受浙派"影响,风格更加趋向豪放挺拔。以上特点,形成了明代院体,面一种酬的时代风格。

  宣德到正统时期的戴进,师承南宋李、刘、马、夏的传统,兼融两宋各家之长,技艺方面,著称于时,号称"院体第一手"。因为是浙江人,故被称为浙派",受其影响的有吴伟、张路等,一时追随者很多,形成明代中期一大流派。

明代中期的书画作品

  明代中叶以后(成化到嘉靖前后),院画势力日徽,浙派"也渐趋末流,代之而起的,是活跃于苏州地区"吴门派"。当功的苏州,经济繁荣,各种工商行业发展,直接推动了文化艺术事业的兴旺发达。因此,这一地区,成为当地和四方文人聚会的最好场所。吴门画派在这种条件下应运而生。关门派"以沈周为领袖,文征明继起,一时追随者很多,形成明代后期一大流派。同时生活在苏州的唐寅和仇英,也以绘画著称于时,和沈周、文征明被称为吴门四家"。

  吴门四家中沈、文、唐三家共同特点是都属于文人笔墨,仇英虽是职业画家出身,但画风受到文人画家的影响。四家的绘画成就,都是多方面的,他们技艺全面,题材广泛。所画山水,既能表现雄伟险峻的北方山川,也能描写清雅秀润的南方风景。他们运用熟练的笔墨,描写周围的园林景物,把表现文人生活题材的山水画提高到新的水平,开拓了元明清以来山水画的新境界。

  四家的不同之点,是他们的个人画风不同,各有师承体系。沈周、文征明比较接近,但也有所区别,沈周的山水远师量源,、巨然,出入于元回家的黄公望与吴镇,兼取法于马、夏,笔墨挺健,气韵浑厚,形成了粗笔写意的新面貌,开创一代水墨浅络山水的独特风格。特别是他的花卉,继承发展了末末及元代写意花鸟画的传统,笔墨尚朴,风格淡逸,对明代后期水墨写意画,具有承前启后的作用。文征明在融汇细润文雅,独具一格。

  唐寅和仇英都曾师事当时以院派著称的周臣,吸取两末李成、范宽、李唐、刘松年、马远、夏圭诸家之长,运用了元人水墨写意的笔墨,融合变化,形成了劲秀潇洒的风格。仇英摹古的功力深厚,师法南宋院体",人物山水,多以工笔重色为主,风格浓丽典雅,兼能水墨写意,也具有刚健秀逸之致。他所画人物仕女,形象优美,线条流畅,形成了明代后期人物仕女画的时代风貌,对明清画坛影响很大。

  陈道复是吴门著名的花鸟画家,师事文征明,他的写意花鸟,从元人画法中发展而来,直接受沈周、文征明、唐寅的影。诗书画结合,进一步丰富了文人写意花鸟画的思想意境,开创了清新隽雅的一派风格。和后来的徐汩合称为白阳青藤"。他们的绘画,对后代具有重要的推动作用。

明代晚期的书画作品

  明代后期(嘉靖、万历以后到崇祯),无论山水、人物、花卉各种画科,都有新的变化。派系纷繁,各有不同的风格。尤其是花卉画有突出成就,主要代表画家是徐渭。他继陈臼阳之后,笔墨更加纵放,突破成规,大胆创造,纵横挥洒,水墨淋漓,表现了鲜明的个性。他的这种画风,对整个清代中期和近百年来的画坛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同时的周之冕、孙克弛,也以花鸟画著称,画法兼工带写,较为娇丽,别成一派。在山水画方面,明代晚期是山水画最兴盛的时期。最为突出的是吴门画派后期的一些有识之士,他们重视继承古代人的笔墨传统,把对风格的追求作为艺术的重要目的。而且,由于他们具有深厚的文化修养,有各自的美学追求,从而也具有一定的创造性。他们的笔墨技巧和表现手法,对后来画坛有很大影响。涌现出一批师法自然,重视写生的优秀画家,张宏便是其中的佼佼者。

  在此期间,顾正谊和董其昌都以“华亭派”著称。宋旭与董并行。赵左、沈士充曾就学于宋旭的门下,又各自形成“苏松派”、“云间派”,同被称为“吴派支流”。虽然属于吴派体系,但在笔墨的运用上,各有自己的面貌,以董其昌影响最大。,其主要特点以董、米、倪、黄为宗,讲求笔墨趣味。董氏一派风格秀润,提倡仿古,以古拙取胜。当时的陈继儒画风相近,与之并称为董、陈。明末清初之际,一部分文人山水画家中,兴起了摹古仿古之风,一盖其昌的画法,一直影响到清代中期。与董同时和稍后的还有程嘉饶、李流芳、卞文瑜、杨文驰、邵弥、张学曾,以及被称为老二王的王时敏、王鉴,都是名著一时的文人画家,有画申九友"之目。他们的画风各有不同,都以笔情墨趣为主。

  和松江派对峙,活跃在浙江地区的浙派殿军蓝瑛,出入于宋元各家山水、花卉,面貌苍秀,又被称为“武林派”。这一时期的人物画家丁云鹏、善于画佛像,画法工整,-线条细劲流畅。陈洪绥的人物、山水、花卉画,用夸张手法,造型奇古,富于独创,自成一派。他一生曾创作多幅离骚,博古叶子等版画插图,著称于时与之同时的崔子忠,人物衣纹线条弯曲多变,风格独特,和陈洪绞并称为“南陈、北崔”。

  明末肖像画以曾鲸最有成就。画史称他的画法注重墨骨和晕染。在当时是一种新创造,被称为波臣派"。明代谢彬、沈尔调,清代的沈韶、徐璋等都是他的传派。

明代早期画坛主流:浙派创始戴进

戴进,字文进,明代画家。他擅长山水、人物、花卉画,他的山水画师法马远、夏珪,并取法郭熙以及李唐。他的画对当时画坛影响很大,后世称他为「浙派之祖」。
   戴进擅山水、人物、花鸟,山水取法宋元,用笔劲挺方硬,水墨淋漓酣畅,发展了马远、夏圭传统。人物画师法唐宋传统,兼长二笔、写意。人物画主要题材有神仙道释、历史故事、名人隐士、樵夫渔父等,所画神像的威仪,鬼怪的勇猛,衣纹的设色,均驾轻就熟。工笔用铁线描和兰叶描,写意从马远变化而来,笔墨简括。花鸟画工笔、写意、没骨兼长。戴进的绘画在当时影响极大,追随者甚众,人称浙派,成为明代前期画坛主流。

明代中期形成的吴门四家:沈周、文征明、唐寅、仇英

以沈周为领袖,文征明继起,一时追随者很多,形成明代后期一大流派。同时生活在苏州的唐寅和仇英,也以绘画著称于时,和沈周、文征明被称为吴门四家"。 吴门四家"中沈、文、唐三家共同特点是都属于文人笔墨,仇英虽是工匠出身,但画风受到文人画家的影响。四家"的绘画成就,都是多方面的,他们技艺全面,题材广泛。所画山水,既能表现雄伟险峻的北方山川,也能描写清雅秀润的南方风景。他们运用熟练的笔墨,描写周围的园林景物,把表现文人生活题材的山水画提高 到新的水平,开拓了元明清以来山水画的新境界。

吴门四家之首:沈周

沈周的山水远师量源,、巨然,出入于元回家的黄公望与吴 镇,兼取法于马、夏,笔墨挺健,气韵浑厚,形成了粗笔写意的新面貌,开创一代水墨浅络山水的独特风格。特别是他的花卉,继承发展了末末及元代写意花鸟画的 传统,笔墨尚朴,风格淡逸,对明代后期水墨写意画,具有承前启后的作用。

画家沈周的趣闻轶事

沈周在艺术史上的地位正是靠一大一小两套代表作维系。大的那幅,赫赫有名,能够体现明朝整体绘画实力和深度,首推台北故宫(微博)所藏《庐山高》,此画是为沈周的老师祝寿用的,巨幅,千岩万壑,细笔繁皴,苛刻一点说,和美术史上其他传世杰作相比(李成郭熙级别),此画的技术难度不高,就是元末王蒙的解索加了一些扭曲和砍剁,但是气象大,场面恢弘,而且别具深意。
    另一套代表作就没这么有名啦,但是画画小圈子里,大家都津津乐道,写生《东庄图册》。历来中国画家,直接对景写生的作品非常稀罕。因为讲究一个外师造化以后,要中得心源。沈周很神奇的有自知之明,他四十岁以前,从来不画大幅作品,而在小册子上殚精竭虑,这套《东庄图册》就是为朋友的庄园画的写生,连人家祖先堂供的祖宗肖像也傻乎乎地描摹进画面,可爱极了。笔触雄浑,设色精美,丝毫不落俗套,如果学习美术史,忽略掉这套册子,实在令笔者大感遗憾。

吴门四家之一:文征明

文征明,他本来的名是壁,字征明,但因为他习惯称呼自己为征明,因此便称呼他为文征明。他跟沈周学画,书画造诣极为全面,山水、人物、花卉、兰竹等都相当 精通,是明朝四大家之一。文征明的山水画题材大多描写江南景物,而山水中人物的形象与风度,完全摹仿赵孟頫。人物画师法李公麟,远承古代传统,笔法工细流 畅。文征明到晚年具有粗细两种风格,愈晚愈精。
 

恃才傲物的江南第一风流才子唐伯虎

明代有一位诗、书、画、曲全才叫唐伯虎。唐伯虎天资聪慧,仪表堂堂,琴棋精通,诗画双绝,位居江南四大才子之首。在古代画家里,相传要数唐伯虎最放荡不羁了。
   唐寅他刚开始是向周臣学画,后来他跟文征明、祝允明、徐祯卿结交,人称「吴中四才子」。他擅长画山水,并精通于人物画,他画花鸟喜欢用水墨,清新俏丽。他与沈周、文征明、仇英合称「明四家」。传世作品有《秋风纨扇图》等。

唐伯虎:最著名的职业画家

传统的美术史观点来说,“明朝文人唐伯虎是当时最著名的职业画家”是一个不太准确的定义,因为文人画家与职业画家是两条不能合流的溪水。今天如果换个角度说呢,唐伯虎是文人堆里画得最棒的一位画家,同时也是吴门画派宗师中学识渊博、科举功名最高的一位文人。

落魄才子唐伯虎的酒色人生

历史上,这位才华横溢的唐解元并非风流不羁,也未点过秋香。他的确性格放浪,年轻时纵酒成性,成年后“佯狂使酒”,到了晚年又借酒浇愁。唐寅一生潦倒,始终与“酒”相伴……

仇英的文人复古风气

工笔画,到了仇英,那就是一个耐性的巅峰。仇英对于前代绘画,特别是两宋,那是诚惶诚恐。这也和当时的文人复古风气有关,笔者的感觉,他是拿了南宋的技术,做北宋的功课。谁如果曾经过手仇英临摹南宋的小册页,估计会特别服气他这双巧夺天工的手,和细如毫发的心思。
   笔者一直偏执地认为,仇英没有想象力,甚至也没什么创造性,绝对不是那种可以超越时代的万世师表,但是他的画,每一张,都是精品力作,都是他用体力武力智商经验值拼出来的,是拿命换的,所以今天,随便哪个博物馆得到一张真的仇英,都要加额相庆。
                                   明代后期代表画家:徐渭、董其昌、陈洪绶

明代后期代表:站在才华之巅的徐渭

徐渭张狂,但是对于这个站在才华之巅的人,似乎这才是一种常态。包括他的疯癫都被冠以了传奇和艺术的名义。 徐渭年轻的时候接触到了当时画坛名流不在少数,但是徐渭的风格是一直保持着一种相对封闭的自我演进,但凡一说起他的风格,就会有那么一句“自学成才”。日后无论是郑板桥还是齐白石凡是大写意这一派的人无一不对徐渭当年之举推崇之至。郑板桥情愿“青藤门下牛马走”,齐白石则是:“恨不生三百年前,为青藤磨墨理纸。”徐渭所创的这种花卉风格,经过石涛、朱耷、郑板桥、吴昌硕等人的发展和丰富,终形成了大写意一派。

谈谈徐渭:青藤门下牛马走

曾经有位前辈说,每次看明代徐渭的字都会掩面而泣,我相信。其实,对于每个怀着书画艺术梦想的人来说,徐渭,是一个挥之不去的情结,他的身世过于离奇,才情过于脱俗。当我们把他留下的那些残笺短幅拼凑出一个模糊身影时,总会怀疑世间是否真的存在过这样一位人物。徐渭自称书法第一、诗第二、文第三、画第四。这种高标自许,并非眼空无物的夜郎自大。他以天纵才情采众家之长,一支柔毫挟风带雨,三分狷狂,六分侠气,在横涂竖抹之间创造出诸多神妙之品。晚年所书的行草大轴,往往茂密郁拔,密不透风,行款穿插铺排,险象环生,却总能避让自如、井然有序,真如大将用兵,指挥若定。

明代山水画大家董其昌

董其昌擅长画山水,他的山水画师法黄公望、董源、巨然等,其中以黄公望最为重要。他的山水画呈现两种风貌,一种是水墨或者水墨兼用浅绛法;另一种是青绿设色。董其昌经常临摹其他名家的画法,但不是光临摩而已,他会有自己的风格出来,他的画风在当时声望很高,是「华亭派」之首。

董其昌的南北宗画论

中国山水画艺术源远流长、名家辈出、流派纷呈,但由于习惯于一种“述而不作”的思维模式,对山水画的研究缺少一种系统的论述及流派的归纳,而“南北宗说”却在这方面迈出了第一步,标志着中国美术史上第一个画派论的发轫。

人品令人遗憾 董其昌的霸道人生

董其昌在艺术上影响巨大,但其人品却令人遗憾。且让我们看看董先生的霸道人生。董其昌年轻时家境贫困,功成名就后对钱财看得很重,一个人名气一大,就容易忘乎所以。董其昌后来骄奢淫逸,老而渔色,有多房妻妾,年过60还令其子董祖常为他强抢民女做小妾。对于其仗势欺人,松江百姓愤而有言,董其昌疑乡人范昶捣鬼,恶刑拷打致死,还对范昶女眷大打出手,百般凌辱。董其昌父子如此霸道引发松江民怨滔天......
 

明代画坛怪杰陈洪绶

陈洪绶,字章侯,自号老莲。在绘画方面,陈洪绶特别擅长画人物,其他还有花鸟、草虫、山水等,几乎没有什么不能画的东西。陈洪绶所画的人物,体态雄伟,衣服纹路细致有劲,有李公麟和赵孟頫等人的画风神态,不过陈洪绶喜欢用夸张手法来作画,是晚明变形主义画风的主要人物。
   陈洪绶的人物画形象大都具有造型古雅、奇骇夸张的特点,在比例上有一定的变形,尤其喜欢用古器物作为画面的构成部分。带有纹样化的图案在他的画中被大量运用,如传统器皿、衣纹、云雾等,以此突出了画面的古朴与厚重,同时也加强画面的高古氛围。